第234章 我儿子是奸臣(十)(1/2)

    【馨歌尔小说 www.31106.cn】

    安康郡主只是懦弱,她并不傻。

    听到婆婆先是提到田六娘的婚事,还说什么要给她准备一份嫁妆。

    紧接着,就问她在东大街的铺面。

    嗯,东大街是京城最繁华的一条街道,两侧商铺都是售卖金银玉器、锦衣华服的奢侈品。

    所以

    婆婆的目的不言而喻啊。

    要是换做以前,安康郡主满心都是对婆母的戒备和埋怨。

    听到她这般近乎明示的索要财货,安康郡主肯定会缩着脑袋装听不懂。

    还是那句话,她只是懦弱,还没有蠢到家。

    实在做不出被人磋磨,却还要颠颠儿的捧着自己的嫁妆来讨好对方的下贱事儿。

    但昨天晚上何曦的表现,再加上今天婆婆对刁奴的处置,竟让她似乎看到了些许希望。

    何家,似乎也没有那么不堪!

    有了这样的认知,真的不差钱的安康郡主心里一高兴,便大方的说:“是啊,母亲,我在东大街确实有几家铺面。”

    “对了,这段日子咱们也一直都没有出门,我看今天天气不错,要不”

    不等安康试探着把话说完,一脸急切的何甜甜便用力点头,“我的儿,难为你这般有孝心,且我也真的好久都没有出去走动走动。”

    “择日不如撞日,咱们今天就去东大街好好逛一逛!”

    安康勾了勾唇角,她真的不在意钱,如果花钱能够让婆婆不再针对自己,她拿出再多的嫁妆也不心疼。

    她最恶心的事,莫过于婆婆想方设法的用了她的嫁妆,却还要来给她添堵。

    眼见“婆母”一副兴冲冲的模样,仿佛要杀去东大街好好的挥霍一番,安康非但没有半点担心或是不舍,相反,她竟有些期待。

    倒是白芷和白薇等几个心腹丫鬟,看到何甜甜的吃相这般难看,都忍不住撇了撇嘴。

    哼,哪个正经人家的婆婆,会像何田氏这般整天惦记儿媳妇的嫁妆?

    果然是田舍奴出身的下等人,就是没规矩、不要脸皮!

    六感敏锐的何甜甜,当然察觉到白芷等丫鬟的鄙夷,但她并不在意。

    她急着要出门,可不是为了沾儿媳妇的便宜,而是为了刷仇恨值啊。

    她这具身体的身份,说坏不坏,但要说好也有局限性。

    在古代,妇人基本上都被困在内宅之中。

    何甜甜就算把何家的刁奴、极品亲戚薅秃了,也未必能够凑够完成任务的仇恨值点数。

    还是外面的天地更为广阔啊。

    何甜甜敢打赌,只要她走出门,以她这种老白花的性子,肯定能拉到不少的仇恨值。

    何家太夫人要出门,下头的人自然要忙碌起来。

    就在安康郡主扶着何甜甜的手,服侍她上马车的时候,何甜甜一只脚踩在脚凳上,一只脚还停留在地面。

    她似是想到了什么,整个人就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

    她扭过头,左右看了看。

    “母亲,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妥?”

    安康郡主见婆母动作怪异,赶忙问了一句。

    “怎么就带这么几个人?”

    何甜甜有些不满。

    这倒也没有崩人设,因为原主就喜欢摆架子,特别享受前呼后拥的感觉。

    何甜甜不喜欢带太多的人,但一来人设需求,二来嘛,她这趟出门,注定要拼命找茬。

    而总是找人麻烦的话,很容易招打啊。

    何甜甜本身武力值彪悍,奈何原主是个老白花。

    柔弱得都不能自理,又如何能轻松撂倒一群被她收割了仇恨值的反派?!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多带些狗腿子,啊呸,不是,是多点儿保镖吧。

    “母亲?”

    安康郡主扭过头,看了看左右跟随的奴婢。

    不少哇。

    两个心腹大丫鬟,两个得用的嬷嬷,四个跑腿的小丫鬟,还有四个跟车的粗实婆子,另外还有车夫,护院若干。

    婆母一个人,就有十多个人跟随,难道还不够?

    而且,平时婆母出门也都是带这些人哪。

    唯独少了一个秦婆子,难道婆母处置了秦婆子,这会儿要出门又后悔了?

    安康郡主真是被作精婆婆给折腾怕了,何甜甜只说了一句话,她脑海里就浮现出许多有的没的猜测。

    “你不是有郡主亲卫吗?我记得圣人和太后特许给你配备了300名护卫呢。”

    而寻常公主,也才200护卫。

    安康郡主的待遇绝对是宗室贵女中最高的一个。

    “我的护卫?”

    安康郡主感觉自己有些跟不上婆母的思路。

    她嗫嚅的说道,“之前、之前”

    之前何田氏怕那些护卫碍眼,她不敢放开手脚磋磨儿媳妇,便故意拿着何家是小门小户,院子也小,实在放不开、养不起三百个青壮护卫。

    又是抹眼泪,又是卖惨哭穷,生生逼得安康郡主只留了几个护卫看家护院,其他二百多人都被暂时安置到了安康郡主的一个陪嫁庄子上。

    把护卫赶走的人是婆母,现在抓着她询问“护卫去哪儿”的人还是婆母。

    一时间,安康郡主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哎呀,之前是之前!”

    何甜甜似乎想到了“自己”曾经办过的霸道事儿,脸上飞快的闪过一抹尴尬,但更快的,她又恢复了柔弱、温和的模样。

    “安康啊,过去是阿娘想左了,总觉得何家是寒门,不该这般张扬!”

    “但我却忘了,我的儿媳妇却是圣人钦封的安康郡主,而那些护卫也是圣人和太后的赏赐!”

    “唉,没办法,阿娘见识少,不懂这些规矩,安康你又太孝顺,这才”

    “过去的事儿就过去了,不过,从今天起啊,咱们要讲规矩。”

    “还有,安康啊,你也别太孝顺了,阿娘若是哪里做的不合规矩,或是犯了忌讳,你可要及时提醒!”

    “阿娘虽然不识字儿,但忠言逆耳的道理还是懂得。我更知道,我家儿媳妇绝不会害我!”

    安康郡主:……

    听到这样推心置腹的话,她依然没有什么感动,而是有种“不敢动”的赶脚。

    婆婆,您老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真的换了曲目?想换个演戏套路?!

    “……是,儿媳记下了!”

    安康郡主忍着心底的忐忑,小白兔一般乖乖的应了一声。

    “今天出门,就先带着那几个留在家里的护卫吧。”

    “回来后,你把那些被打发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