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我儿子是奸臣(九)(1/2)

    【馨歌尔小说 www.31106.cn】

    管事虽然不明白,自家太夫人为什么忽然朝着自己的心腹下手。

    但,何田氏就是何家的老祖宗,没看到连安康郡主这样的尊贵人儿都被她拿捏得死死的?

    在何家,何田氏的话那就是圣旨!

    管事没有犹豫,答应一声,便带着几个护院去了何家后街。

    这里有一排的房舍,住着的都是何家有头有脸的婆子、管事。

    就是管事自己,也在这里有私宅。

    秦婆子作为何田氏身边最得用的人,在何家也极为体面,自然弄到了一处宅院。

    不过,说是私宅,这些奴婢本身就是何家的私产,他们的财产并不受《大夏律》的保护。

    所以,管事直接带着人,将房门踹开,抄家一般,将秦婆子的私宅翻了底朝天。

    还别说,何甜甜没有冤枉了秦婆子,在她家里,果然抄出了不少好东西。

    有些是何田氏的奖赏,但更多的,则是秦婆子利用职务之便,偷盗或是勒索的赃物。

    不说别的,单是安康郡主的嫁妆,就在秦婆子家搜出了好几件。

    而其中,好死不死的,就有一件是宫中的贡品。

    安康郡主摊摊手,表示自己很无辜。

    那什么,作为圣人和太后最宠爱的郡主,她的嫁妆里有一多半都是“御赐之物”。

    但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秦婆子一个做奴婢的,居然敢偷盗御赐之物。

    只这一条,就足以判了秦婆子的死罪。

    “放肆!真是太放肆了!”

    何甜甜听完管事的回禀,又亲眼看到那些赃物,直接做出被气得浑身发抖的模样。

    她演技精湛,而原主的身体条件也不错,何甜甜表演起来,真是毫无破绽。

    “我、我原本还顾及主仆情分,只把秦婆子一家赶出去了事,现在看来,我、我真是——”

    何甜甜捂着胸口,一副痛苦得说不下去的模样。

    安康郡主早已看透了婆母的真面目,对于这个恶婆婆,她是半点感情都没有。

    但……

    唉,到底是自己的婆婆,而昨天何曦的表现虽然有和稀泥的倾向,却到底没有继续无视她的委屈。

    安康对何曦还存有一丝幻想,更不用说两人之间还有两个孩子。

    为了儿女,为了保住自己的家,安康就要维持起码的面子情。

    扯了一下帕子,安康郡主到底没有真的狠下心肠,她缓步走到何甜甜近前,抬手轻轻抚着何甜甜的后背。

    嘴里还要柔声安抚,“母亲,切莫为了一个刁奴而气坏了身子!”

    “……安康,还是你孝顺!”

    何甜甜似乎很感动安康的表现,她转头递给儿媳妇一个慈爱的笑容。

    安康郡主:……又、又有种心底发颤的感觉。

    婆婆,您到底想干啥?

    给个痛快话吧,别、别这么吓人,她这个做儿媳妇的,心里发慌啊。

    安康郡主绝不是不知好歹,而是她被恶婆婆给折腾怕了。

    看到对方的笑脸,第一个反应就是,婆婆又要起幺蛾子了。

    而今天,婆婆不但一而再、再而三的对她露出笑容,还忍痛把自己的心腹大将推出来当替罪羊……

    婆婆这次的图谋肯定不小哇。

    难道,婆婆改变了策略,准备换个法子逼她同意夫君纳妾?

    安康郡主心绪纷乱,而她对于婆母却愈发忌惮起来。

    “母亲,我是您的儿媳妇,孝顺您是应该的!”

    安康郡主暂时压下那些乱七八糟的猜测,挤出一抹笑,抖着嗓音儿,轻轻的说了一句。

    “好孩子!我就知道我儿有福气,竟娶了你这么一个好娘子!”

    何甜甜仿佛没有看到安康郡主那受惊小白兔般的小模样,嘴里夸着,还伸手拍了拍安康郡主的胳膊。

    安康郡主:……呜呜,婆婆,您别这样了,好不好!

    真的好吓人啊。

    安康郡主本就胆子小,一直在脑补,自己吓唬自己个儿,这会儿小腿都有些发软了。

    何甜甜感受到安康郡主的颤抖,不想再吓唬这只可怜的小白兔,便暂时放过了她,继续去收拾秦婆子。

    “……把她全家都发卖出去吧,往偏远的地方卖,这辈子,别让我再看到他们!”

    何甜甜冷下脸来,沉声吩咐道。

    “太夫人,老奴知道错了,求求您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就饶了老奴这一回吧!”

    已经受完刑,整个人仿佛一摊烂肉般趴在地上的秦婆子,无比虚弱的时候,听到了何甜甜的吩咐。

    巨大的求生本能,让她迸发了身体的潜能,竟挣扎着抬起头,冲着堂内大声喊道。

    “太夫人,求求您,饶了老奴吧!”

    “老奴真的知道错了。呜呜,太夫人——”

    这次,秦婆子居然没有贡献仇恨值。

    何甜甜忍不住吐槽,果然是小人啊,畏威而不怀德。

    何甜甜不禁有些不满,老娘又不是要收服你,老娘只想要仇恨值,懂?

    所以,何甜甜扶着小丫鬟和安康郡主的手,做足了老祖宗的模样,慢慢走到了廊庑下。

    她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秦婆子,“秦氏,我将你发卖出去,而不是把你交给官府,已经是顾念旧情了!”

    “否则,不说别的,单是你偷盗御赐之物这一件事,就足以要了你们全家老小的性命!”

    何甜甜故意提到了安康郡主。

    果然,秦婆子猛地抬起头,看向何甜甜的双眼中满是愤恨。

    “叮!秦婆子仇恨值+30!”

    好深刻的仇恨啊,险些都要破表了。

    何甜甜却明白秦婆子因何而憎恨,原因很简单。

    秦婆子会那般针对安康郡主,全都是原主何田氏的示意、纵容。

    如果没有何田氏暗中作妖,秦婆子内心再扭曲、再变态,她也不敢挑衅一个堂堂郡主啊。

    何田氏纵得秦婆子无法无天、忘了分寸,现在出了事儿,却又反过来用这个罪名来惩罚她。

    秦婆子如何甘心?

    她又岂能不恨?

    更可恨的,则是“何田氏”害了她一家,现在居然还有脸说什么“我已经手下留情”。

    “叮!秦婆子仇恨值+20!”

    恨啊!

    秦婆子双眼充血,若不是自己被打得不能动弹,她真是恨不能冲上去,活活咬死“何田氏”这个假仁假义的老贱人!

    “好了,我话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唉~~~”

    何甜甜简直不能太满意啊,最后时刻,还不忘再薅一把。

    “叮!秦婆子仇恨值+30!”

    小d同学已经彻底无语,满打满算,何甜甜穿来还不到十二时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