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我儿子是奸臣(五)(1/2)

    【馨歌尔小说 www.31106.cn】

    何曦双目充血,一双遗传自原主的桃花眼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他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很显然,他在用仅剩不多的理智控制着即将崩溃的情绪。

    虽然勉强控制住了,但他还是有满肚子的诘问。

    只是,不等他张开口,何甜甜就抢先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训斥了一句:“大郎,你糊涂啊!”

    何曦愣了一下,眼底的血色也褪去了些许。

    糊涂?

    他、他怎么就糊涂了?!

    他这才刚进门,啥啥都还没干,就是像往常一样,随口训斥了妻子一句,怎么就仿佛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大蠢事儿?

    何曦抿着嘴,冷冷的看着亲娘,他倒想看看,亲娘还能说些什么。

    “你知不知道,郭家二郎要回京了?”

    何甜甜熟知剧情,很清楚某些事情的发展。

    何曦又是一愣,“郭二郎要回京?”

    郭二郎是安康郡主的嫡亲二哥,比她年长两岁。

    只是这些年,一直跟随郭驸马在西北练兵,已经十多年没有回过京城。

    而安康郡主呢,从小在皇宫长大,跟父亲、兄长都不是十分亲近。

    但,再怎么生疏,人家也是嫡亲的兄妹。

    做哥哥的好不容易回京城一趟,自然要来探望一下。

    自家妹子要是过得好,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可问题是,安康郡主在何家过得并不好哇。

    不说安康自己告状了,就是她身边的人忍不住诉说委屈,郭二郎知道了某些事,他顿时就会爆炸。

    痛打软饭硬吃的何曦一顿都是轻的,万一把事情闹到皇帝面前

    何曦自诩是个有才华的人,他认定自己的前程都是靠自己打拼出来的。

    但他心底更清楚,大夏朝有才华的人多了去,不说加恩科,就是常规情况下,每三年就会有一个探花郎。

    当今圣人登基也有二十多年了,只他在位期间,就有二十多个状元、榜眼和探花。

    不说别的地方,只翰林院、御史台这两处,就有好几个一甲前三名。

    何曦刚从翰林院升迁进入到礼部没两年,所以,他很清楚那些曾经的同僚是怎样的惊才绝艳。

    你说你年轻,还有更年轻的。

    你说你是探花郎,人家还有连中三元的奇才。

    你说你仪表堂堂、才华横溢,人家貌比潘安、出口成章!

    人只有到了京城,来到皇城根儿,才知道天下的天才俊彦有多多?

    这么多的人才扎堆进入朝堂,有的人,真的只是昙花一现。

    何曦一个探花郎算得了什么?

    在翰林院苦熬资历,或是被下放到贫苦地方当县令的状元郎都有好几个。

    如果没有安康郡主的下嫁,没有皇家的青睐,没有郭家暗地里的保驾护航,何曦一个贫苦山村出来的穷小子,根本不可能有这么顺遂的仕途。

    才二十多岁的年纪,就已经当上了正五品的京官儿,还握有实权。

    而且,何曦还有望在年底大考的时候更进一步。

    到那时,他就真正步入高官的行列,而不是那等不入流的小人物了。

    外人都说何曦是靠着女人的裙带关系,他愤怒,他还想方设法的驳斥。

    但他恼怒的同时,也明白,他确实是沾了安康郡主的光。

    他若做了对不起安康郡主的事儿,慢说皇家了,就是一个威国公也不会轻饶了他!

    而何曦会放任自己的亲娘百般磋磨安康,也是因为安康的亲爹、亲哥都在千里之外的边关。

    现在郭二郎忽然回京,如果让他知道了自家妹子受的委屈……

    嘶!

    不敢想,根本不敢想啊。

    何曦仿佛三九寒天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凉水,整个人都忍不住直打寒战。

    他非常聪明,把这些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就明白了亲娘为什么会打他。

    亲娘根本不是真的要教训他,而是在安康面前演戏,想要救他啊。

    意识到这一点,何曦再次看向何甜甜的目光充满了感激与懊悔。

    他真该死,刚才居然还暗暗记恨自己的亲娘!

    “想明白了?”

    何甜甜察觉到何曦的眼神变化,暗自冷笑,脸上却做出欣慰的表情。

    “嗯!都是孩儿糊涂,险些闯下大祸,幸亏阿娘机警”

    何曦庆幸的说着,他的后背已经冒出了一层的冷汗。

    “说来也不能全怪你,就是为娘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

    何甜甜装着懊恼的模样,自我反省道:“我过去总想着安康是郡主,出身高贵,背后又有圣人、太后撑腰。”

    “而咱们娘儿几个呢,不过是贫苦人家出身的寻常百姓。”

    “凤凰飞到了咱们这个鸡窝里,我们要是不强硬些,还不得被人欺负死?”

    “我啊,过去是被人欺负怕了,我自己受些委屈不怕什么,就是担心你和你的弟弟妹妹”

    说到这里,何甜甜还挤出了几滴眼泪。

    她拿着帕子按了按眼角,脸上写满悲戚。

    何曦听了亲娘的那番话,又见到她流眼泪,脑海中顿时浮现出小时候的种种。

    虽然亲娘善于伪装,靠着几个男人把日子过得还不错。

    但在农村,一个带着三个孩子的寡妇,真心艰难。

    长舌妇的指指点点,泼妇的指桑骂槐,稚童那种天真的残酷,还有那些男人猥琐、轻慢的目光……所有的一切,都仿佛一支支利箭刺入何曦的心。

    他会变得这般自卑,都是幼时那些痛苦的经历所造成的。

    他一个孩子,确实受了很多白眼、嘲笑和欺辱。

    而亲娘呢,她一个年轻貌美的年轻寡妇,更是受尽了苦楚。

    原本,以亲娘的条件,她完全可以再嫁个条件不错的男人。

    有了男人,再生几个孩子,她又能过上舒心的好日子。

    外祖母和几个姨母、舅妈就曾经劝过亲娘,连对象都找好了。

    但,亲娘为了他们兄妹三个,明知道会让娘家不高兴,还是咬牙拒绝了。

    有很长一段时间,田家都断了跟何家的来往。

    还是何曦考中了秀才,何田氏成了四里八乡有名的贞洁烈妇、贤妻良母,田家才又找上门来。

    亲戚之间又恢复了关系,但曾经的矛盾,却深深印刻在何曦的心头。

    他也更加感念亲娘的付出。

    何曦知道,他的母亲不是别人以为的那种好人,她有着这样那样的缺点。

    但,就是这么一个善于伪装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